“我爱我的爸爸妈妈,为他们做什么都是应该的。”7月12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海河路西段的一家按摩店,采访11岁的河南最美孝心少年候选人崔一。崔一告诉记者,他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孝顺父母。

从小就是小大人
崔一的父母都是双眼全盲。从2岁多开始,只要听到“哐啷”的响声,崔一就会马上跑去捡起东西递回妈妈手上。那时大多数同龄人还在父母怀中撒娇,崔一却已早早学会自己穿衣、吃饭。“苦命的孩子早当家,俺家崔一从小就特别懂事。”裴红云说,平时烧水、插电这些有潜在危险的活儿,崔一只要在家从不让父母动手。
两年前,一直照顾家人的爷爷病倒,崔一主动担起接送父母的活儿。每天早上5点半,崔一就要起床整理床铺,吃过早饭后,牵着父母的手把他们送到按摩店之后再去学校。11:30放学铃一响,崔一麻利收拾好书包,大步走出校门。他不用排队等家长来接,反而要赶去按摩店接爸爸妈妈回家吃饭。两年来,崔一每天往返于家、按摩店、学校之间8次,风阻无阻,从未间断。“妈你慢点,左边有个台阶,马上就到十字路口,红灯还有17秒,16、15……”在路上,崔一总是眉飞色舞给妈妈讲学校的趣事,一边提醒妈妈前方路况,一路上欢声笑语,母子二人其乐融融。
“一到家,孩子习惯先烧开一壶水,帮我们俩泡杯菊花茶解渴。”妈妈裴红云说,她做饭时崔一也会主动帮忙。现在,崔一切菜、煮饺子、盛饭做得很是娴熟,洗衣、拖地之类的家务活也不在话下。之前,看到妈妈捞饺子时被锅沿烫过一次之后,崔一再不肯让妈妈动手,总是抢过笊篱捞出饺子,给爸爸妈妈端到餐桌上。待父母吃完饭,崔一刷碗整理干净厨房后,才回到房间练习书法。
暑假来临,裴红云和丈夫送崔一去参加夏令营。送行时听到别的家长再三交代,让教练帮忙培养孩子的自理能力,裴红云却毫不担心,因为崔一从六岁开始就能自己洗头、洗衣服,反倒是家人离了“小帮手”很不适应:“对于俺家孩子来说,参加夏令营就是为了放松。天天在家帮忙干活,我们只想让他出去撒撒欢玩个痛快。”
我是你们的眼
平时,只要和父母一起出门,崔一就会格外小心,寸步不离。裴红云记得,有一次崔一陪她上街时急着上厕所,又不敢把她丢在路边。最后把妈妈拉到公厕门口的花池边才肯松手,还要一遍又一遍交代:“妈妈你可千万别乱动,旁边马路上有车。”匆匆解决之后出来,崔一一手拉着妈妈一手系裤腰绳子,忙得手忙脚乱。
周末,崔一常跟着父母到按摩店帮忙。“奶奶你躺这吧,我帮你铺好单子。”崔一写完作业就忙着干活儿,打扫卫生、整理床铺、招呼客人,他都做得有模有样。父亲结束个把小时的按摩工作后,总能喝上一杯儿子递到手边的温水。“这孩子太会心疼人儿了,像个小大人似的。”常客们对崔一的懂事习以为常,但还是忍不住夸赞。
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懂事,妈妈在欣慰的同时也有些失落。问崔一:“你长大去外地上学了,爸爸妈妈该咋办?”“那我就发明一个智能机器人,我不在家的时候替我陪你。”在崔一的描述中,这个机器人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声音,可以设置提醒妈妈上下台阶,还能陪妈妈逛街买漂亮衣服。长此以往,崔一对于父母的照顾已经形成习惯。在参加夏令营期间,每次联线家长,崔一都要问爸妈吃过饭没有、叮嘱路上要小心,提醒他们出门前关灯锁门。
“常觉得我们做父母的成了孩子,他成了大人,总要他来照顾我们。裴红云说,崔一从小到大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太危险,咱去不了。”因为对于双目失明的父母来说,带孩子放风筝、河边玩水都是危险项目,生怕一不小心出现意外,崔一从没像其他孩子一样任性玩耍过。每天放学回家,写完作业他就会帮着爸妈干活,照顾家人吃饭,饭后主动刷碗,稚嫩的肩膀上负担太多重量。
对孩子愧疚
“孩子已经做得很好了,但因为看不见,我们时常错怪他。有时旁人都看不下去了替他说话。”妈妈说,有次一家三口去吃火锅,坐下之后崔一就忙着跑去拿菜,帮父母往锅里涮,一个不小心热汤溅得到处都是,烫伤了她的胳膊。“你干啥都冒冒失失的,就不能轻点放吗?”爸爸埋怨崔一,被旁边一位带孩子的妈妈听到了,开始鸣不平:“你们这当爸妈的太不称职了,孩子从进来就一直照顾你们,桌子太高他倒菜得踮着脚尖,又不是故意溅出来汤,咋能指望这么大个孩子跟大人一样?”
爸爸妈妈这才知道错怪了崔一,很是后悔。“我爸爸妈妈眼睛不好,不怪他们。”崔一边帮把爸妈继续涮菜,边解释。听着旁边一家人不断地帮孩子夹菜,劝孩子多吃一些,夫妻二人第一次意识到:崔一太懂事,家人不知不觉中一直把崔一当大人看待,已经忽略了他还是孩子的事实。
对于妈妈裴红云来说,她对儿子怀有太多太多说不出口的愧疚。前段时间,帮崔一洗澡时裴红云摸到孩子膝盖上有一块发硬的伤疤,以为是不小心摔倒磕破导致。之后没过两天崔一开始发高烧,去医院才知道孩子过敏长了疙瘩,挠破之后引起全身感染,胸口、背上、腿上多处长泡流脓,有得已经结痂。“听医生说孩子病得那么重,我内疚得不行。这个时候特别希望我能看见,孩子就不会受这么多罪了。”裴红云有些哽咽,她恨不得替儿子承担所有病痛。
全家人的开心果
每年家人过生日时,崔一都会精心准备。有时他会用苹果、饼干、巧克力摆在一起做个零食拼盘,有时用西红柿切片摆造型,为爸爸妈妈准备“烛光晚餐”。“爸爸妈妈笑一笑,我帮你们拍小视频。”有了崔一,一家人总是欢声笑语,掩盖了看不见带来的不快乐。
外出时,崔一也像只快乐的小鸟,叽叽喳喳不停地说话:“妈妈你旁边有个白雪公主的玩偶,咱合个影吧?”妈妈有时故意逗他:“我和白雪公主谁漂亮?”“都漂亮”。看到妈妈假装生气瞪起眼睛,崔一赶紧改口“妈妈更漂亮,我得妈妈全世界最漂亮”一家人被逗得哈哈大笑。
对于裴红云和丈夫来说,崔一就是全家人的光明。他不仅是父母的眼睛,是父母的拐杖,更是他们心里的精神支柱。“陪儿子背三字经时,我记得有一句讲‘行百善,孝为先。学百科,孝通天’。崔一真的做到了,我们都为此感到自豪。”在裴红云心中,儿子一直是她最大的骄傲。

标签: 盲人新闻

添加新评论

分类

最新文章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