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今年已经77岁了,但总是闲不下来。
她自家没种地,可是每逢秋收,她却比谁都忙。
天刚蒙蒙亮就提着蛇皮袋出了门,乡间的土路两边长满了及膝的野草,豆大的露水晶莹剔透,迫不及待在日出前将自己圆滚滚的身材好好展现一番,遇到偶尔经过的路人,便蓄足力气一跃而起,调皮地在干燥的裤管上画下一圈圈的浓墨重彩,然后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似的朝仍滞留在草丛的兄弟姐妹扮鬼脸。
初秋的凉风肆意翻卷着外婆花白的、枯草般的头发,可她却一点儿都不在意,任露水和尘土占领她那洗得发白的裤管和已辨别不出颜色的布鞋,倘使那时你也在田间,肯定会被这个老太太出征般的气势所折服,她目光坚定,大步流星,一场事关荣誉的保卫战即将打响!
——她要抢着去‘拾荒’!
如果去晚的话,“战利品”就要被别人抢没了!

阅读全文...

小时候,包饺子是我家的一桩大事。那时候,家里生活拮据,吃饺子当然只能等到年节。平常的日子,破天荒包上一顿饺子,自然就成了全家的节日。

阅读全文...

写给我的盲人朋友和关心盲人的朋友
一个盲人能走多远?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可如果当你真正成为一个盲人或与盲人近距离接触后就会发现,事情并不那么简单!

阅读全文...

长篇小说《推拿》作者:毕飞宇。
《推拿》围绕着“沙宗琪推拿中心”的一群盲人推拿师展开。推拿中心里每一个盲人推拿师或多或少都有一段正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生活。他们小心翼翼地争取自我的独立和尊严,为了可能的尊重,他们殚精竭虑。身体强壮的王大夫,为游手好闲的弟弟划开了自己的胸膛,鲜血、自尊和耻辱一起喷薄而出。音乐天才都红如同传说中的自乐师一般,任何曲调和旋律,她听过就能哼唱,能弹奏。音乐对于她,就如同鱼会游泳,鸟会飞翔一样,是一种本能。然而,自乐师到了社会的大舞台上,得到的却是廉价的怜悯和同情。为了维护自己的自尊,她宁可抛弃自己的音乐天赋,中途改学并不擅长的推拿,也不肯充当别人同情的对象。而张宗琪的生活更近乎悲剧,幼年被威肋、所包裹的人生,让他永远处于被毒死的恐惧之中。

阅读全文...

原名《忙·爱》
2017年9月28日下午,Z185次列车从南昌向惠州前行41岁的盲人推拿师万志新坐在车厢里,紧紧攥着双手那是一双强劲有力的手,指甲被修剪得很短,以免上钟时给客人带来不适感

阅读全文...

分类

最新文章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