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二年级小孩是班里的班霸,小小年纪就将校园暴力发挥极致。直到有一天,这个孩子在托管班突然失踪,家人收到了绑匪的提款要求,抽丝剥茧后发现,绑匪原本的念头特别可笑。这是警察刘星辰跟我讲的一故事,有点可惜,原来有的时候犯罪真的是一瞬间。

阅读全文...

每个人都有娘,我也有,可我娘是个疯子。
我们全家至今都不知娘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为什么疯了?

阅读全文...

和兔子一起长大的女孩
我叫程喜喜,今年23岁,出生就患有怪病。照医生的话,我活不到十岁。我在胶东半岛外婆的老家长大,除了外公和外婆,二十多年来陪伴我的,是一只小白兔和它的孩子们。

阅读全文...

身体硬朗并且嗓门洪亮的刘木匠,突然病倒了。
这是1981年夏天,浙江西部小县一条小巷中,聚居着一群手艺人,木匠、篾匠、泥水匠,还有杀猪和打猎的。

阅读全文...

外婆今年已经77岁了,但总是闲不下来。
她自家没种地,可是每逢秋收,她却比谁都忙。
天刚蒙蒙亮就提着蛇皮袋出了门,乡间的土路两边长满了及膝的野草,豆大的露水晶莹剔透,迫不及待在日出前将自己圆滚滚的身材好好展现一番,遇到偶尔经过的路人,便蓄足力气一跃而起,调皮地在干燥的裤管上画下一圈圈的浓墨重彩,然后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似的朝仍滞留在草丛的兄弟姐妹扮鬼脸。
初秋的凉风肆意翻卷着外婆花白的、枯草般的头发,可她却一点儿都不在意,任露水和尘土占领她那洗得发白的裤管和已辨别不出颜色的布鞋,倘使那时你也在田间,肯定会被这个老太太出征般的气势所折服,她目光坚定,大步流星,一场事关荣誉的保卫战即将打响!
——她要抢着去‘拾荒’!
如果去晚的话,“战利品”就要被别人抢没了!

阅读全文...

小时候,包饺子是我家的一桩大事。那时候,家里生活拮据,吃饺子当然只能等到年节。平常的日子,破天荒包上一顿饺子,自然就成了全家的节日。

阅读全文...

写给我的盲人朋友和关心盲人的朋友
一个盲人能走多远?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可如果当你真正成为一个盲人或与盲人近距离接触后就会发现,事情并不那么简单!

阅读全文...

长篇小说《推拿》作者:毕飞宇。
《推拿》围绕着“沙宗琪推拿中心”的一群盲人推拿师展开。推拿中心里每一个盲人推拿师或多或少都有一段正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生活。他们小心翼翼地争取自我的独立和尊严,为了可能的尊重,他们殚精竭虑。身体强壮的王大夫,为游手好闲的弟弟划开了自己的胸膛,鲜血、自尊和耻辱一起喷薄而出。音乐天才都红如同传说中的自乐师一般,任何曲调和旋律,她听过就能哼唱,能弹奏。音乐对于她,就如同鱼会游泳,鸟会飞翔一样,是一种本能。然而,自乐师到了社会的大舞台上,得到的却是廉价的怜悯和同情。为了维护自己的自尊,她宁可抛弃自己的音乐天赋,中途改学并不擅长的推拿,也不肯充当别人同情的对象。而张宗琪的生活更近乎悲剧,幼年被威肋、所包裹的人生,让他永远处于被毒死的恐惧之中。

阅读全文...

原名《忙·爱》
2017年9月28日下午,Z185次列车从南昌向惠州前行41岁的盲人推拿师万志新坐在车厢里,紧紧攥着双手那是一双强劲有力的手,指甲被修剪得很短,以免上钟时给客人带来不适感

阅读全文...

古人云“百善孝为先”,没有什么美德比孝顺更加重要,而且这个行为完全不分年龄。一位面馆的老板就纪录下了这件令他感动到此生难忘的事情,而故事中值得让人敬佩的主角不过是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

阅读全文...

作为有一个示例障碍儿童的家长对孩子的教育与社会各种层层面面有着不同或者近似看法。孩子本性与家庭、社会和老师的教育有着密切的联系。
要教育好有视力残疾的孩子,父母的言行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孩子的个性和品德的形成,“身教胜于言教”,对幼小的孩子来说更为突出。孩子年龄小,缺乏生活经验和知识,思想简单,分辨是非能力差,作为家长应该坚持正面教育。在教育孩子中,不要过分严厉,不能因孩子犯了错误,马上采取打骂等行为,虽然打骂很快收到效果,但这是表面的、暂时的,孩子根本不知道错在什么地方,久而久之只能造成孩子把错误隐瞒或者说谎欺骗大人。也不要因为孩子的视力残疾而对孩子过分宠爱,百依百顺,家庭以孩子为中心,孩子要什么就买什么,这样长久下去,将严重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和成长道路。在学习中,要根据孩子认识事物的客观规律,采取多种方法,培养他们对周围事物的兴趣和求知欲,发展智力,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在生活上,应该让孩子学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培养孩子的独立生活能力,学会自己的事自己做。

阅读全文...

盲人按摩师就业不稳定的职业教育对策
良好而稳定的就业状况是盲人回归社会的必要条件之一。职业教育作为就业前的准备,其成功的关键,不仅在于选择适合他们的专业,还应在培训专业技术的同时,给予更全面的引导和康复训练,使其综合就业能力得到最大可能的提高,而这一点,恰是我们目前职业教育工作的薄弱之处。

阅读全文...

我和二刚把工具放进包里,去执行一项任务。我们开着那辆破车,从新城区的办公大楼出发,开过宽敞的中心街道,拐过花园别墅,穿过阳光小区,在清水花都的一家小卖部买了两瓶矿泉水,渐渐走进了旧城区。在新城区和旧城区的交界处,根深蒂固几座高高的塔吊车在空中左右转动着,上面的红色小旗在蓝天上迎风飘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