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赐荣 撰写的文章


五岁生日那天,姥姥要带我去买一条裙子,玫红色的。她说,我穿玫红色的衣服最好看。
这颜色太让人好奇了。有一次,我问姥姥什么是红色,她正好在切西红柿,便说西红柿是红色的。我记住了。有次听小姨说要穿红色衣服,我就嚷着说:“小姨穿着西红柿上学去啦。”气得小姨骂我是臭猫。
还有一次,我在外面撞到电线杆,问姥姥电线杆是什么颜色,姥姥说是白色。我马上学以致用,对喜欢穿白色衣服的大姨说,您为什么总爱跟电线杆穿一样颜色的呀,惹得大姨哭笑不得。

阅读全文...

天刚蒙蒙亮,母亲就把我叫起来了:
“琼宝,今天是这里的场,我们担点米到场上卖了,好弄点钱给你爹买药。”
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看窗外,日头还没出来呢。
我实在太困,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

阅读全文...

早就知道,我是在村那头的坡顶上捡来的。据说,那个季节,天还不太冷,依稀有几片早落的黄叶,在风中或上或下或左或右、低低地打着旋。

阅读全文...

和兔子一起长大的女孩
我叫程喜喜,今年23岁,出生就患有怪病。照医生的话,我活不到十岁。我在胶东半岛外婆的老家长大,除了外公和外婆,二十多年来陪伴我的,是一只小白兔和它的孩子们。

阅读全文...

身体硬朗并且嗓门洪亮的刘木匠,突然病倒了。
这是1981年夏天,浙江西部小县一条小巷中,聚居着一群手艺人,木匠、篾匠、泥水匠,还有杀猪和打猎的。

阅读全文...

分类

最新文章

菜单